当前位置: 大众车载影音 > 热门资讯 > 屠杀朝鲜“慰安妇”影像首次公开

屠杀朝鲜“慰安妇”影像首次公开

日期:2019-12-07 来源:大众车载影音网 浏览:

昨日(27号),一段证实日军

1944年在中国云南屠杀多名韩籍“慰安妇”

史实的影像资料在韩国首度公开

视频内容可能会引起不适


视频来源:央视网

在这段影像被公开之前,仅有关于日军屠杀慰安妇的证词及新闻报道。影像显示了慰安妇遭到日军屠杀后,尸体被随意丢弃的场面。

据韩国KBS电视台等报道称,据推测,这段长度为19秒的黑白影像资料摄于1944年9月15日,地点为中国云南省腾冲某地。记录下这一历史瞬间的,是隶属于中美联军的美国通信兵团164照相兵连士兵鲍德温(Baldwin)。


这份资料曾被保管在美国国家档案与文件署(NARA)长达70多年。昨日(27号),在“中日韩日军慰安妇国际电话会议”上,该影像被首度公开。

当天的会议中还公开了中美联军关于慰安妇遭到屠杀的14份文件和2份照片资料。其中报告文件明确记载,“(9月)13日晚上,日军射杀30名朝鲜裔女性。”

这些都为日本曾经对“慰安妇”犯下的惨无人道罪行再添铁证。

战争结束了,

可她们却永远回不了家了

根据相关资料显示,

日本侵华战争期间,

从日军大规模设置“慰安所”到其投降

亚洲至少有40万女性受害

仅中国,1932年到1945年间

有20万中国大陆女性被日军强征“慰安妇”

截止目前

中国内地慰安妇幸存者仅剩7人

32,22,14,8,7……这个数字还在慢慢减少

然而,这段铁证如山的历史却

始终没有得到日方

应有的承认和道歉

甚至遭到日本军人的否定

2017年7月,一段日军随军“慰安妇”(韩国人)被俘虏后接受中美联军中国军人询问的黑白影像被首次曝光。作为日军随军慰安妇制度的铁证,这也是韩国慰安妇影像首次被发现。


视频同样拍摄于1944年,地点是中国云南省松山。据悉,视频的拍摄背景是,1944年日本宣告战败,被日军占领的云南松山地区由中美联军接管。随日军而来的24名“慰安妇”幸存10人,被联合军俘虏。

但是幸存的“慰安妇”只是少数。在文章开头公布的影像资料中,据报道,当时在云南松山和腾冲的日军阵地中,共有七八十名韩籍慰安妇。其中仅有23名在中美联军击退日军后获救,剩余大部分都在日军战败前遭到屠杀。


韩国电影《鬼乡》以两名被掳为“慰安妇”的少女经历,展示了日军的残暴罪行和“慰安妇”的悲惨遭遇

犯下如此累累罪行,日军的结局注定是战败投降。然而,对于当时无数被掳为“慰安妇”的花季少女来说,噩梦却未终结。她们中的大部分人再也无法踏上回家的路。

被屠杀

她们成为日军“玉碎作战”的牺牲品

“赤裸裸的女子的尸骨遍布荒野……”从这段首度被公开的日军屠杀“慰安妇”的影像资料我们可以看到,这样的描述并不夸张。

据韩国媒体报道,公开影像中的军营,除被中美联合军俘虏的23人外,大部分“慰安妇”在日本战败前惨遭屠杀。日军感到失败迹象越来越明显后,采取了强制性集体自杀的“玉碎作战”,并要求朝鲜半岛“慰安妇”也如此行事。

影像资料截图

1944年10月,日军从滇西龙陵败退。为了消除他们的罪恶,绝大多数滇西日军“慰安妇”惨遭毒手。她们有的被集中起来引爆手榴弹杀害,有的被集体枪杀,有的被迫服用升汞片自杀……最后幸存的仅几十人。

1944年,中国军队攻克云南腾冲,在一个防空洞内发现12具女性尸体。而“又在一处城墙缝里,发现了十几具女尸,她们都被蒙上了眼睛,死得非常整齐。”

……

 1944年被中国远征军解救的日军朝鲜籍“慰安妇”(历史照片)

根据相关研究资料对慰安妇数量的推断:一般认为日军在二战期间,前后共奴役约40万女性充当日军性奴隶,其中包括约20万中国大陆女性和约18万朝鲜人,以及日本、中国台湾地区、东南亚、荷兰女性。

日本战败后,大部分“慰安妇”遭到日军残忍屠杀,最后幸存下来的仅仅是很小的一部分。

韩国圣公会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姜圣贤表示,日军对朝鲜“慰安妇”的屠杀的确存在。因为对日本帝国主义而言,“‘慰安妇’属于一种‘特殊军需用品’……屠杀‘慰安妇’(对他们而言)就相当于废弃军需用品”。

被放逐

她们的后半生与痛苦交织

“这世界真好,吃野东西都要留出这条命来看。”在短片《三十二》中,曾经历过“慰安妇”那段黑暗日子的韦绍兰老人说出了这样的话。

同韦绍兰老人一样,还有部分曾饱受摧残的“慰安妇”在日本战败后幸存了下来。她们有的偷偷从慰安所逃走,有的是被父母“赎”回,还有的则是日军战败无暇顾及而就地放逐。

然而幸存下来的她们,大多数人后半生需不断忍受那段地狱般生活带来的创伤。

很多饱受日军蹂躏的“慰安妇”患上了严重的妇科疾病和其他身体疾病,有的人甚至丧失了生育能力,给她们的身体和精神上带来无法磨灭的烙印。

记录片《三十二》中,1944年,日本军队进广西,24岁的韦绍兰被抓进了慰安所。三个月后,她逃回家,丈夫“说我到外面学坏”,不久,她生下和日本人的孩子罗善学。这也成为“日本仔”罗善学和韦绍兰一辈子的痛。

如今能够直视苦痛,乐观的韦绍兰老人

纪录片《二十二》中,当时89岁的林爱兰说到自己在“慰安所”的日子,只说了一句“想杀人”。至今,一把把菜刀、水果刀、镰刀,还挂在她的房间里。这位曾经的红军女战士,终生只能靠扶着板凳行走。

林爱兰老人生前最珍惜的是一枚“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。”

时间会给历史以真相

事实更会为她们正名

2012年8月14号,

韩国的金学淳老人(已故)

在解决慰安妇问题的亚洲连带会议上

首次出面作证

讲述自己在二战中受害的经历。

2017年8月12号,

中国大陆最后一位起诉日本政府的

“慰安妇”幸存者黄有良离世终年90岁。

有人说,

有人在等日本人道歉

而他们却在等她们死去

但是,时间必将会还历史以真相

日本随军“慰安妇”制度累累罪行不容辩解

日军屠杀“慰安妇”的铁证更不容辩驳

以2007年韩国慰安妇李荣洙在美国众议院

揭发日军暴力行为为原型,

真实故事改编的韩国电影《我能说》中,

曾经被强征为“慰安妇”的罗奶奶,

面对抵赖的日方

用实际行动表示:

“还需要什么证据?我就是证据。”

有些历史不容忘记

有些历史更无法抹去

“说句抱歉,真的那么难吗?”

上一篇:史上最惨年!女友不干活遭差评、过年吃外卖看人秀恩爱

下一篇:3月流感或将卷土重来 禽流感+人流感你不得不防